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万界我第一 > 第九百五十六章 谁有能耐胆量 敲门紫霄宫!

第九百五十六章 谁有能耐胆量 敲门紫霄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947章谁有能耐胆量敲门紫霄宫!
  
  众目睽睽之下,圣人再设一席蒲团座位,位列首排之上。
  
  一双双眼眸交织,虽无言,却是哗然。
  
  “可否请道兄移驾?”
  
  如此一言,更是让紫霄宫内诸多存在哗然,甚至是骇然。
  
  这可是商量语气!
  
  此太浩道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能让已是圣人之尊的鸿钧,如此语气,绝非同辈,绝非修为那般简单。
  
  以太浩道人随手所为,便差点儿将准提扔出紫霄宫的举动来看。
  
  在这紫霄宫三千听道客,修为当属顶尖。
  
  这样的存在,这样的强大,本身便是背景。
  
  若还有一层背景,又将大到何种程度。
  
  紫霄宫中三千听道客,皆是无比聪慧,目光极远的存在。
  
  想到此,不仅几分骇然,寒然。
  
  事实若真如所预料的那般,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这茫茫洪荒,还是他们认知熟悉的洪荒吗?
  
  自开天初始到现在,已然历经无量岁月。
  
  许多横行一时的存在,都为时光,劫数无情吞噬。
  
  有些甚至连一二传说都未曾留下。
  
  如此岁月中,纵然有劫数缠身。
  
  谁又敢说这些横行一时的超然存在,完全消亡了。
  
  成道的鸿钧,已然足够恐怖。
  
  若这些历经时光的古老者,依旧存在,是否比鸿钧还要恐怖。
  
  何为敬畏,这些大多数得自先天玄妙,而成就灵性的超然存在,算是切实体会到了。
  
  “真的想好了?”
  
  太浩并未动弹,而是颇为认真看了鸿钧一眼问道。
  
  似是颇为无奈,鸿钧一声叹息。
  
  的确无奈,的确为难。
  
  接引,准提是他所欠西方因果。
  
  两尊圣位消解往昔亏欠西方因果,纵然不想,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西方地脉,虽然因祖龙的缘故,因镇元子出手的缘故,得到了大部分恢复。
  
  鸿钧与西方的因果牵扯,的确减少了一些。
  
  全然抵消,却是没这个可能,该还的终究要还。
  
  可他亏欠卫无忌的呢?
  
  前前后后加起来,恐怕不比亏欠西方的少。
  
  此段因果要想了结,还报卫无忌,似乎是没这个可能了。
  
  无论修为,还是各方面,都没什么需要鸿钧助力的。
  
  如此因果还报,只能落在太浩这个卫无忌门下大弟子身上。
  
  若能以一尊圣位,还报亏欠卫无忌的因果,自然也是好事儿。
  
  可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还干系到自身往后道途。
  
  对于自己的以后,参悟大道玄机成就圣人的那一刻,鸿钧就几分看透。
  
  以身合道,配合天道管理洪荒。
  
  西方也是洪荒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若不了解与西方因果,合道怕是艰难凶险。
  
  甚至一身修为,也有可能会因为反噬,而消散一空。
  
  于鸿钧而言,此绝对是不能忍之事。
  
  思量再三,鸿钧还是选择准提。
  
  其实选择准提,还有一个缘故,便是太浩自身。
  
  紫霄宫内讲大道,前来听道的,皆是大能精英。
  
  听一字点拨,便可为师。
  
  何况鸿钧宣讲大道,成全的是这些听道客的无限未来。
  
  恩德也好,因果也罢,一声老师尊称都是应该的。
  
  若太浩未曾拜在卫无忌门下,以其出身来历,修行资质,做一个弟子绰绰有余。
  
  因为曾伴随身旁,护持鸿钧安然的缘故,极大可能得几分偏爱。
  
  有了卫无忌的缘故,此事便不可能了。
  
  别看鸿钧成了圣人,宣讲大道,甚至可以成为道祖。
  
  与卫无忌抢徒弟,鸿钧依旧不想,不愿。
  
  讲情义,固然是一方面。
  
  然更为实际的,还是实力。
  
  纵然凭借鸿蒙紫气成了圣人,依旧不看透卫无忌之玄机。
  
  诸多前来听道的先天大能,呼吸不自觉减弱。
  
  看这架势,紫霄宫内,是否还得再打一场。
  
  接引,准提更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纵然是为了大道所争,得罪这样的存在,也是绝对不好受。
  
  内心默默嘀咕,真要能打起来,也是好事儿,免得他们两个日后忧心麻烦。
  
  “说实在的,我早就清楚,此蒲团非我缘分所得。”
  
  “可既然坐在了这儿,又岂能随便离位。”
  
  “所求,无非一个交代而已。”
  
  “有了交代,此地坐着便没什么意思了。”
  
  “欠你鸿钧的因果,如今的我,几分囊中羞涩,着实不知该如何归还。”
  
  说着话,太浩站了起来。
  
  鲲鹏似有一丝不甘,这么多岁月相处,却也足以了解太浩。
  
  若无时光大殿的经历,明白此蒲团之玄机。
  
  鲲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哪怕以性命拼搏。
  
  现如今的话,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可惜,固然是可惜的。
  
  要拼命,还完全不至于。
  
  太浩站起来的瞬间,准提发挥重伤状态绝不该有的速度,坐了上去,也可以说是爬上了蒲团。
  
  虽历经苦难伤损,该坐的终究还是坐上了。
  
  一丝得意,一丝阴沉杀机显露,针对并未踏步离开,安坐鸿钧特意安置蒲团之上的太浩。
  
  “似乎有些得意啊?”
  
  “你觉得我还有没有这个本事,再把你给扔出去?”
  
  玩味眼神打量,瞬时让准提面色惊慌,继而雪白。
  
  眼眸一耷拉,满是悲苦,似乎要哭泣出声。
  
  “前辈莫非有意搅乱吗?”
  
  接引看了太浩一眼言道。
  
  一下子再次吸引紫霄宫内,诸多大能的注意。
  
  先前闹腾,可以不在意。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还能看热闹,倒也乐呵。
  
  如今这圣人都现身了,还为了这些事儿闹腾,这不是耽误时间嘛。
  
  “倒也不急!”
  
  鸿钧毫不在意说了一句。
  
  接引,准提脸皮一抖。
  
  圣人之言,表达是几个意思?
  
  对他们兄弟不满吗?
  
  就算不满,也不该针对他们。
  
  就兄弟俩的这点儿薄弱身板儿,可是扛不住圣人不满。
  
  鸿钧倒也无不满,他看出太浩还有话说。
  
  无说因果,便言交情,也不至于计较说几句的功夫。
  
  鸿钧或有放不下的执着,随着境界的提升,心胸也在提升。
  
  若无心胸,何谈境界。
  
  “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也就几句话的事儿。”
  
  “有了如此纠缠,对你们也算是了解了。”
  
  “想让你们往后没动作,怕是没这个可能。”
  
  “说来,我还真不在意你们有所动作。”
  
  “然为了不让你们自己难堪,更重要的是不让我跟鸿钧道友为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