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芝加哥1990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深渊前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深渊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托尼将手中花束丢到马沃塔的墓碑前,然后是推着那名断腿保镖轮椅的消音器,宋亚的轮椅则被老麦克亲自推着跟在后面。
  
  这是苏醒后第一次来,当他也拿着花束凝望墓碑的时候,旁边的消音器吸着鼻子用袖子抹了把眼睛。
  
  “那些没用的执法机关,只剩下一个枪手,他们还没有抓到!”托尼怨忿地嚷了起来。
  
  “我需要安静,托尼……你们先去那边吧。”
  
  马沃塔很老实,也从不陪托尼出去浪,但宋亚知道他们以前相处得不错,压抑住心中的悲戚,把托尼他们打发到远处。
  
  只剩下老麦克陪他在墓碑前静静呆着。
  
  “唉!”宋亚叹口气,把花束丢到马沃塔墓碑前,“我当时应该警惕性再高点,麦克。”
  
  “你能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老麦克之前都很小心地不跟自己提及枪击那天的情况,老头蹲下,将花束摆弄整齐。
  
  “当然。”
  
  宋亚给了肯定的答复,顿了顿,说道:“麦克,你最近花钱速度太快了。”
  
  “……”
  
  老麦克有点无语,“我还以为你脑子里在怀念马沃塔。”
  
  “一回事,我猜你还在追查整件事对吗?”宋亚问。
  
  “疑点太多……”
  
  老麦克说:“比弗利山庄那名肇事司机拿到认罪协议改名换姓人间蒸发了,他的直接指使者,安东尼佩利卡诺死因很蹊跷,我想办法弄到了他的尸检报告……洛杉矶当地警方结案很仓促。”
  
  “还有,死掉的枪手之一,麦克汤利,他的脸被fbi打烂了,但他是四位枪手中最关键的人物,是大脑,是行动计划制定者和指挥者,但跑掉的确实头脑简单的崔佛?麦克汤利甚至不是意大利裔,他只认识黑手党科伦坡家族的一名队长,中层人员。”
  
  “朱利安尼倒是借这个机会把宿敌科伦坡家族一网打尽了。”
  
  “fbi在整件事中的表现也有点诡异,他们比当地警方来得晚,但却最快赶到了枪手逃逸躲藏的地点……”
  
  “也许我该好好审一下摩图拉……但当时……我没想那么多。”
  
  “这就是问题所在麦克,如果那天的枪击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你再这么查下去会重新把我置于危险的境地。”
  
  宋亚打断老头的喋喋不休,“洛杉矶检方、朱利安尼、fbi……或者还有摩图拉背后的人,没一个会喜欢被你接近到真相。”
  
  “你不想查清楚真相吗?”老麦克反问,“你不怕他们继续针对你动手?”
  
  “起码不是现在。我们做个约定麦克,在抓到或者杀死崔佛之前,其他方向你不要再这么猛干了,如果真有幕后的大阴谋,你花钱请的那些私家侦探可保守不住秘密。”
  
  宋亚淡淡的说:“至于会不会继续对我动手……如果是为了以前的……”
  
  他扭头看了眼周围,确认没人会听到谈话后说:“就算我身上的六个弹孔和五个月的昏迷为fbi那名死掉的探长……以及其他那些命案付过了血税,我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好人,我也不觉得我是完全无辜的,麦克,你很清楚。至于那些人是否会认为从此两清放过我或者继续要我的命,我都接受,我暂时不能有更多敌人了,而你的继续追查反而会让那些人感觉到不安全,甚至重起杀心。”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察觉到。”老麦克说,“我要为你和马沃塔他们报仇,你的那些政客朋友们难道不想把内鬼抓出来吗?”
  
  “你又不是永远都不会出错的全知全能的人,麦克,比如你就曾被那名肇事司机给蒙骗过双眼,而且没人能在国家暴力机器的检视下完全遁形。我其实大概能猜到一丁点……政客两年四年五年就有可能走人,而拿工资一直服务到退休的事务官们,可能才是真正驾驭机器的人,如果他们才是所谓的内鬼……你要知道肯尼迪大统领的死现在还不明不白。”
  
  宋亚看着远处走来的斯隆,“这段话是斯隆教我的,但你必须答应我,麦克。”
  
  “好的,我答应你。”老麦克被说服,“但这只是暂时的,你也答应我?”
  
  “当然。”
  
  “唉!”
  
  没听到两人谈话的斯隆也把手里的花束丢下,对着马沃塔的墓碑唏嘘了会儿,“你不知道那天你的血流得……咕嘟咕嘟直往外冒,真吓人。算了算了,不提这个。”
  
  “该出发去法院了吗?”宋亚问。
  
  “是的。”
  
  斯隆说:“还有,我们基本和古德曼、哈姆林谈妥了,如果不出意外,哈姆林会在这两天返回米国,还一部分钱,投案作为污点证人。”
  
  “他从哪回来?”
  
  “不知道,他目前还可能反悔。”
  
  “哇喔,似乎都在等今天的庭审结束呢。”
  
  宋亚反而笑了。
  
  “我们走吧?”斯隆接手老麦克,将轮椅推向远处的车队。
  
  “嗯,托尼,我们要出发了!”宋亚叫托尼,然后回头深深看了眼墓碑。
  
  此时的墨西哥,哈姆林已经化好妆,将长途车票塞进西装内袋,小心翼翼将脑袋探出一间小镇破旅馆的窗口,注视着楼下街边的公用电话亭,从这里赶到最近的米墨边境需要十多个小时,他不急,仍在等待出现奇迹。
  
  “九四年墨西哥金融危机,九四年墨西哥金融危机……”
  
  纽约,卡尔伊坎的办公室,亲信念叨着推门走了进来,“狩罗斯现在可真出风头啊!老板,他带着对冲基金大举进攻泰国,在国内又反复造势不让政府重蹈救援九四年墨西哥金融危机的覆辙,撒钱拯救我们在东南亚的盟友。”
  
  “嗯。”
  
  卡尔伊坎也在看相关新闻,“本子为了挽救国内金融从后花园东南亚大规模撤资,让狩罗斯看到了机会,北海道takushoshu银行破产危机怎么样了?”
  
  “看本子政府救不救咯。”
  
  亲信回答:“华尔街游资都在跟狩罗斯干,很多人在嘲笑你,说你沉迷和于aplus那个小朋友打泥巴战。”
  
  “他是小朋友吗?呵呵……”
  
  卡尔伊坎没生气,“我得守住漫威,管别人怎么说。”
  
  “佩雷尔曼和副统领戈尔不和,aplus不会冒着和戈尔反目的风险与佩雷尔曼合作的,我个人认为绝不会。他只是放放话而已,两人到现在都没达成任何实质性的协议。”亲信提醒。
  
  “无论如何等今天过去再做决定吧,也别让其他人打扰我。”卡尔伊坎把他打发出去,然后拿起遥控器换台,“真该死,全是英国前王妃,英国前王妃……”
  
  米国媒体吃英国前王妃的瓜已经很久了,乐此不疲传播着各种各样的阴谋论,大都对英国王室是负面的,一些激进人士甚至公开呼吁英国王室‘下台’,这边传媒业和好莱坞喜欢那家人的不多。
  
  宋亚在梦幻律师团簇拥下进入芝加哥南城联邦法院的新闻,几乎在全国性媒体上找不到,这个案子之前已经有过两次庭审,不明真相的大多数媒体觉得这一次和之前没什么不同。
  
  “都让你别来了。”
  
  玛丽亚凯莉抱着小雷加出现在被告席后面,那次转院之后,她和苏茜姨妈他们的关系还没有恢复,坐得有点远,宋亚一手撑着轮椅扶手,半站起来去逗弄已经一岁多的儿子,“哇喔,长得真快,越来越像我了。”
  
  “哼哼,他们说带孩子来有助于激发陪审团的同情心。”前妻卖弄新学到的知识。
  
  “也许吧,无论如何谢了。”他感觉到坐得满满当当的旁听者们的侧目,里面其实有一些熟面孔,比如副统领戈尔的人,还有一名柳约翰的律师助手,他没跟这些人发生目光接触。
  
  “咳咳。”身边的科克伦咳嗽。
  
  宋亚回头,看到法官目光盯着自己正走向法官席,对他嘿嘿一笑,坐好,顺便摸了摸胸口的红丝带。
  
  “看上去你可以站起来了?”但这次法官没有再发表什么呼吁防治hiv的演讲。
  
  “呃……是的,但还需要一些辅助,法官大人。”
  
  宋亚又强撑着颤颤巍巍……
  
  “全体起立!”法警已经得到法官的示意。
  
  宋亚闭上嘴,讪讪然在科克伦的帮助下应声起立,歪歪站着。
  
  “庭审开始了。”森尼韦尔,迪莱也在办公室里等到了电话,由于长期的紧张和失眠,他现在情绪非常容易陷入暴躁,换了几个台都没找到相关新闻。
  
  ‘cbs体育台的棒球栏目一位知名制片人刚刚主动辞职,一般认为是由于科克伦发起的反歧视集体诉讼有关,有证据表明他在八年前对一位非裔女子……这是cbs因为该指控辞职或者被解职的第四位媒体人。’
  
  但他在这则新闻短讯上停留了一会儿,不由得更紧张了,“有罪!有罪!罪名成立!”突然癫狂地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大喊,祈祷,“有罪!上帝证明他有罪!”
  
  “总经理先生。”
  
  庭审进行了半个小时,前巴恩荧光剂工厂总经理坐上了证人席,在手按圣经发誓之后,他首先接受控方的查尔兹的诘问,“其实你只用回答一个问题,在将一些不属于交易范围的技术资料让华国企业带走,是谁下的指令?”
  
  总经理和宋亚目光对视,犹豫了会儿把手指了过来。
  
  “是aplus,也就是亚历山大宋先生,对吗?”查尔兹问。
  
  “是的。”
  
  “请准确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你还记得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